资讯中心
外国名校校长谈大学教育
编辑:南铁院  来源:新华网  发布时间:2011年04月26日  查看次数:3382

新华网4月23日消息,“2011大学校长全球峰会暨环太平洋大学联盟第15届校长年会”于4月23日上午在清华大学主楼召开,会上牛津大学校长进行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文字实录:


牛津大学校长:

大学不是独立体应是不同要素的组合体

顾校长,各位学者,女士们、先生们:我非常荣幸也很高兴来到这个论坛,与大家在一起,并代表欧洲的大家给大家讲话。

的确,今天的这个机会非常难得,可以使学者以及来自各方面的专家来谈论非常重要的,大家正面临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使得大家欢聚在这里,庆祝清华大学百年校庆。清华是中国最优秀的大学之一,而中国大家知道,它正在21世纪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请各位今天就接受我所致以的对明天清华百年的这个大的庆祝活动的热烈祝贺,清华是一所非常知名的大学,从清华走出了很多的国家领导人,而且有一群才华横溢的年轻学生和学者。在过去100年来,清华一直在超越着各位的希望,同时也在努力地成为全世界为数不多的卓越大学之一。

顾校长,你刚才说到一些非常重要的,大家今天需要讨论的议题:大学的治理、教育创新、跨学科的研究、着名大学的社会责任、国际合作、战略规划以及建立一个可持续的校园。我期待着能够与各位在接下来几个小时和各位讨论这些重要问题。

有些议题比如政府和社会责任是几十年来大学一直所关注的议题,其他的一些议题比如校园的可持续性还有跨学科等议题也是大家这个时代所关注的议题。在一个世界着名大学里把“新”、“老”相聚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议题。

大家牛津大学有着800年的历史,这么长的历史不仅仅给大家带来了荣誉,也带来了挑战,在这里我也可以给大家举一些牛津的例子。

大学不是个独立体而应是不同要素的组合体,各部分独立活跃但又成为一体

首先来谈一谈大学治理,来参观牛津的人想了解大家是如何治理这样一个大学的。我告诉他们:大学这个名字是实际上也就是“你”和“我”(U&I)。实际上大学不是一个独立体而应该是一个不同要素的组合体。大家大学有些部门是一个自治的,他们也有着自治的传统。比如大家的理学科还有文科,他们的自治程度非常高,这样一种自治、自由的风气有着很好的作用,它能够推动自由、开放并且进行激烈的辩论,而这正是一个充满活力、不断变化的大学的最大特征。同时,所有这些牛津大学的组成部分虽然都彼此独立而且相当活跃,但同时他们也组合成了一体,形成了大家的牛津大学。

把这些学院能够联系在一起的努力正如你在“赶鸭子”,如何赶这些“鸭子”呢?我的建议就是用食物诱导他们。

牛津在实现可持续发展上面临很大的压力,也做了很多尝试和努力。

另外,我很自豪的是牛津大学取得了很大的进步,大家所建的楼都是很环保的。

比如大家新的化学教学楼有一个玻璃顶,上面有太阳能光电板。当牛津终于迎来了难得的晴天的时候可以通过太阳能发电,而且能够为大学校园提供电能。大家也试图制定负责任的能源采购政策,从而更好地保护环境。

同时,牛津是一个从中世纪就开始的小城里面建立起来的大学,所以有很多楼都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所以要实现可持续发展大家面临着很大的压力——要保护这些大楼几百年的风貌,同时又要保证能耗的减少。此外,大家还要确保大家大学所承载的古老传统不会消失。

牛津有长期的跨学科的传统,这样一种交流传统在牛津已经传承百年

第三个例子我想谈的就是跨学科的研究,就是把传统和创新的新意识联合起来。牛劲有长期的跨学科的传统,大家的学院和学生和学者们的乐园,他们带来了各种各样的学科信息,他们在吃午饭和吃晚饭的时候,不同学科的学生、学者相聚在一起相互讨论。历史学家、科学家们相聚在一起讨论各自的研究成果,分享成果。这样一种跨学科的交流,在牛津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

牛津在过去的800年里一直不是个国际化的大学,但现在大家和一些国家以及数百所大学都有了合作

第四个例子我想指出的是在牛津的这种新老结合的例子——国际合作。顾校长刚才也谈到了很多关于国际合作方面的事情。国际化是现在一个很热的话题,现在不少大学都在谈。但是我不得不说的是,牛津大学实际上在过去的800年来,一直都没有实现一个国际化的大学。大家在20世纪时才开始接收第一名外国学生。现在大家和其他一些国家,比如和越南也在进行一些合作,而且大家也与其他学校进行联合办学。比如大家在某个国家就建立了大家的长期驻扎点,在那里大家有大家的员工来研究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一系列挑战。比如如何应对发展中国家所面临的癌症、疟疾还有肺结核等等,现在大家和几百所大学都有合作。在这点上大家也是放权的,大家每一个学院都有权力与外界建立能够给他们带来收益的联系。

此外,在大学方面大家也在和外界建立联系,比如在清华大学大家有学生交流合作项目,也有研究的项目,比如从经济学到生物学都有这样的项目。大家在昨天也签署了一个协议将会推动这个学科的交流。今天大家也更多地在谈论跨学科问题。大家有两个学院,一个是马汀(音)学院,还有一个政府学院,他们是跨学科研究的典范。马汀(音)学院正在研究比如能源、环境、卫生以及对于未来的责任。这个学院只是来为跨学科背景的学者提供帮助的,这不仅是一个口号,这也是大家这个学院行事的标准。

比如在未来城市这样一个学科里,这个学科是关注老龄化、流动人口、气候变化等等未来城市所必将面临的问题,同时也会为现在的决策者提供帮助。

另外一个马拉宁政府学院(音)这个学院有很好的政治和政府背景,大家有20多名首相是来自于牛津大学,大家希望这样的学院能够推动与未来决策者之间的对话,从而实现跨学科的研究,并且能够应对地区和全球的挑战。

我自己本身是有化学背景的,我也非常高兴看到大家的化学学院将把理科纳入到它的教学计划中。因为大家相信,在未来科学将会影响到决策,另外大家也要让学生学历史、文学、哲学,成为未来的领袖。比如大家用莎士比亚的《凯撒大帝》教学生,从而教会他们领导者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才能。

牛津不仅遵循传统也在不断创新,在未来将成为既能传承历史也能创造未来的大学

大家并不仅仅遵循传统,而是在不断地创新,这样一种做法对于整个大学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理念。而且我相信对于中国的所有大学也是一个重要的理念。

18个月之前我成为牛津大学校长,我承诺要把牛津打造成一个并不仅仅是传承历史并且将创造未来的大学。现在大家看到的牛津是一个古老的大学,大家的学院座落在有中世纪风格的小镇上,大家有很好的文科,有很好的图书馆、博物馆。大家作为一所英国大学,一直实行着导师制,而现在大家正在把牛津建成一个新的大学,大家现在在大学里建立了高科技的实验室还有博物馆,在文科的教学中大家也在引入高科技。现在大家的学生中有1/3,同时有2/5的教职人员也是来自其他国家的。大家的做法就是要将大家传统中最好的部分和创新结合起来。这些都是过去的牛津所取得的成就,而大家的未来肯定将会更加美好。

我今天也很高兴能够来到这样的论坛,来代表欧洲的大学发言。我想感谢顾校长,感谢他的同事。值此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之际我向你们致以诚挚的祝贺,并期待在未来的百年你们会取得更大的进步,百年愉快。

谢谢各位。

东京大学校长:

大学的主要责任是要传播常识

2011年4月23日上午9:00,清华大学举行“2011大学校长全球峰会暨环太平洋大学联盟第15届校长年会”。图为东京大学校长演讲

新华网李欣 摄 转自新华网

顾校长,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首先我要感谢清华大学邀请我来参加2011大学校长全球峰会。

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场合来到清华演讲我感到非常荣幸,同时也要向清华大学的百年校庆表示我诚挚的祝贺。另外,我想代表日本人民向各位表达最深情的感谢,感谢你们给予大家的同情、支撑,包括清华大学以及其他全球很多大学给予大家的帮助,帮助大家在3月份地震后渡过难关。

谈到大学的全球可持续发展问题,我想从日本发生地震、海啸以及核电站事故发生后的一些情况后的视角来看。日本发生了这样一个有全球影响的,从未遇见过的危机,因此,日本目前所面临的挑战可以说是空前的。大家现在所面临的一个首要问题就是要保持沉着。

大学的主要责任是要传播常识

当然,大家现在要做出正确的判断是非常困难的。灾害对于日本全国的经济和社会将带来怎样的影响现在很难判断。日本已经进入了一个难以琢磨的过程中,在这一过程中找到前进的方向是非常困难的。而在这一艰难的时刻,大学担负着特殊的责任,我想谈两点看法,同时,这也是大学在这个过程中两个很重要的任务:第一,常识;第二,耐力。

首先,大学的主要责任就是要传播常识。常识是社会发展的基础,而大学通过分享常识,以不同的方式传播常识,通过与业界合作提供引导思想来推动社会的发展。同时,大学也通过参与其他的一些社会活动直接参与到社会发展中。在传播常识的过程中需要指出的一点就是科学。

在3月11日地震发生后,大学都在积极地向社会传播关于地震以及海啸方面的常识。而且大家也看到,一些核电站的复杂设备以及建筑,要想很好地进行管理和控制不是那么容易的。这样一种科学的成果其实是一个社会发展所带来的产物,然而不仅在自然科学学科,在人文学科方面研究的劲头不应该因为地震和海啸而停止。大家要继续研究科学能够做什么和不能够做什么,如果不这样,那么对于科学的信任就会转化为含浑和不信任,就会带来脆弱性,对于未来的社会发展来说是不利的。

大学要通过教育培养耐性和耐力,一个富有耐力的个体能更好地推动常识的传播,也能更好的建设国家和应对未来的挑战

第二就是各种因素和常识密切相关。大学要通过教育培养耐性和耐力,这样一个富有耐力的个体就能更好地推动常识的传播。大学承担的任务是要建立一个以常识创新为基础的社会,同时也要与其他方面共同合作创造常识以满足社会的需要,通过与社会分享常识来创立新的技术和产品。大家为个体提供教育,不仅仅培养他们的专业常识,同时也要培养他们沟通和交流的本领。同时,大家要跨越学科以及国家的界线来提供常识。

通过赋予大家人民常识及耐力,大家就可以应对现在所面临的挑战,并且能够在这样一个全球化的世界中把大家的国家建设得更好,能够更好地应对未来的挑战。

中国著名作家鲁迅曾经在仙台大学学习过,那是在仙台大学刚刚建立不久之后,现在这个地区遭受了史上最大的地震和海啸的袭击,而我自己的家乡也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我感到希翼依然是存在的,但大家也不能过分乐观。

鲁迅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我觉得大家也可以遵循这样一种精神,对于全球大学来说,大家必须要携手,共同合作,为大家未来建造一个更好的社会。

谢谢。

奥克兰大学校长:

通过合作可以更好地应对突发事件

2011年4月23日上午9:00,清华大学举行“2011大学校长全球峰会暨环太平洋大学联盟第15届校长年会”。图为奥克兰大学校长正在演讲

新华网 李欣 摄

地震和世界各地所遭受的灾害对大学产生了影响,在这种时候大学之间开展合作显得更为重要

我不仅代表奥克兰大学和新西兰的其他大学向清华大学致以祝贺,同时我还想代表大洋洲的大学向清华大学表示祝贺。宾田纯一(音)校长讲到了和我将会讲到的一样——在过去几个月地震和世界各地所遭受到的灾害。大家大学和国家都遭受到了这种影响,我想这同样也体现了大学之间所开展合作的重要性,也是大学和其他机构进行合作的重要性,同时这也能促进大家公民的生活质量,也能够帮助大家更好地从灾害中恢复过来。

高等教育对于地震的响应非常有意义

今天我主要想谈的是新西兰在过去一年里经历了国家历史上最严重的地震灾害,造成了前所未有的破坏。我不仅要慰问克莱斯勒特奇市(音)地震的受害者,也要慰问地震的受害者,尤其要慰问环太平洋地区受到地震灾害影响的人民。我想今天大家不仅是要庆祝清华大学百年校庆,也是举行第15届校长年会。所以我想谈谈环太平洋地区的这些问题也是非常恰当的。克莱斯勒特奇(音)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地方,但其实环太平洋地区是一个非常不平静的地区,我的幻灯片里的红点和黄点的地区就是地震和火山爆发易发地区,从这个图上大家可以看到环太平洋地区就是在新西兰也是火山爆发地区,大家新西兰正处于一个断层带上,大家的左边是一个很小的国家——澳大利亚。

大家可以看到,新西兰其实分为了两个地区,大家是一个被太平洋板块和澳大利亚板块割成了两块的国家。所以这个地区有很多的地震活动。地震发生在大家的南岛上,主要的断层线也就是地震活动频繁的地震线把大家岛分成了两块,其实它并没有通过克莱斯勒特奇(音),克莱斯勒特奇是在下面的一个更角落的地方。大家的这个岛上在断层线附近地区的地震活动非常频繁,但是在克莱斯勒特奇(音)附近地震活动是比较少、比较平静的。

所以大家当地地震的岛上的地形地貌也是各不相同的,克莱斯勒特奇(音)地区不是一个地震多发区,所以在过去的150年里大家的建筑正如图中(幻灯片)所展示的一样,这是大家的坎特普勒(音)大教堂,是大家的地标性建筑,大家的建筑不是经过特殊加固的,因为这里不是地震多发区,但是2010年9月4日(核实),大家不得不面对现实,大家这个地区遭受了震级7.1的地震。今年2月22日大家遭到了震级6.3的地震袭击,震中离城市很近,震源很浅,而且垂直加速度大约达到了重力加速度的两倍。也就是说,地面振动的加速度达到了重力加速度的两倍,可以说这是一个很激烈的振动。地震的影响正如我刚才所说到的一样,是新西兰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地震,有近200人死亡,死亡者中还包括学生,虽然和日本的死亡者人数相去甚远,但是因为大家历史上就没有经历过伤亡惨重的自然灾害,所以这次灾害是非常惨重的。伤亡者中还包括很多参加语言学习的国际留学生。坎特博雷和其他大学都遭到了很严重的损害。大家有一个学校整个校区都关闭了。地震发生24小时中,整个学校由于没有办法开展正常活动全部关闭。这两幅幻灯片就是克莱斯勒(音)大教堂震前震后的对比,这是大家审议会大楼震前震后的对比,刚才的图片是一个比较现代化的建筑,但是你们也可以看到它遭受到了地震非常大的损害,也就是这两倍于重力加速度的损害。这只是许多受到损害严重必须要拆掉的大楼中的一座。

大家看到这个楼遭到了“炒煎饼”的效应,在地震发生后整个楼都被震起来了之后落到地面上的破坏。大家高等教育体系对于地震的响应可以说是非常有意义、有帮助的。这里我列出了大家所采取的应对措施。其实不仅新西兰大学如此,国外的许多大学也都做出了应急反映,大家的工程师和地质科学家在克莱斯特彻奇(音)发生地震的时候,大家刚好在参加一个研讨会,当时也给了大家一个机会聚集起很多的人力物力和科技方面的常识能力一起进行应对。大家还召集了全国的咨询界,这些大学的学生和教师也都召集在一起建立起了临时的教学场所,在几周内就重新开学了。大家的姐妹大学阿德莱德大学(音)也愿意通过给遭受到克莱斯特彻奇(音)灾害影响的坎特博雷大学的学生以支撑。

加州伯克利大学校长:

大学是唯一能使全球性的问题得到解决的场所

2011年4月23日上午,清华大学举行“2011大学校长全球峰会暨环太平洋大学联盟第15届校长年会”。图为伯克利加州大学校长演讲

新华网 李欣 摄

当大家在这里交流思想谈论全球大学高等教育的时候。我想在这里谈一谈美国的加州伯克利大学,谈一谈大家和国际的交流以及与其他大学的合作情况。

大学是唯一可以使全球性的问题得到解决的场所

当今世界的一些大挑战比如全球减贫、能源问题、传染病等问题都需要跨学科的交流和合作从而找到解决之道,大学就是唯一的这样的场所,可以使这种全球性的问题得到解决。研究性大学,比如说清华是在深度和广度上都实现了卓越的发展,并且在解决全球问题上也有着自己的优势。大家必须要在各自的学院中建立交流和联系,并且还要和社会各个部门建立联系来实现问题的解决。

在这里我会谈到三个大家在研究与合作方面的例子。其中有一个例子可以使大家理解为什么像今天这样的场合大家相聚于此是如此重要。在过去十年很多大学,包括在座各位所代表的以及他们所发展的很大的学科,比如生物学。而且在伯克利,大家在应对疟疾方面也有着非常自豪的成就,每年有100万儿童死于疟疾,现在主要是靠氢耗素(音)来解决疟疾的问题,大家就通过培养一些有机物来提炼氢耗素(音)而不是从树或者植物中提取,这就可以更好地应对和帮助发展中国家解决疟疾问题。

第二个关于全球问题解决方面的例子就是伯克利的研究者在澳大利亚和澳大利亚的学者以及其他各国学者合作,监测银河系的发展情况,并且观察银河系是否在不断地膨胀。大家看到银河系膨胀的速度在不断增长,它的增长速度比大家每个人所想象的都要快。这就意味着在某些地方可能会存在着黑暗能量,而大家对于黑暗能量本身并不太了解,而这样的能量似乎一直存在着。在过去的十年大家的研究成果就是对于70%的宇宙大家是一无所知的。

还有一个我很喜欢的例子,是与我这么大年龄的人相关的。伯克利在公共卫生方面一直在研究着大脑老化的问题,每天大家的大脑都在老化,而且大家的智商(IQ)在不断退化。大家大学的研究人员发现,智商虽然在减少,但是情商在增长。那么作为大学校长来说到底是智商重要还是情商重要呢?也许情商更重要吧(笑),所以随着大家年龄不断增大智商在减少但是情商不断在提升,也许这是一个好消息。

另外还有一个例子,在日内瓦大家召开了一个学术会议。大家都知道,这个世界都是由物质组成的,作为物理学家,顾校长肯定也是非常明白的,大家这个世界有物质就会有反物质,而反物质在哪里呢?历史上大家研究者第一次找到了反物质原子,并且实现了在实验室里反物质原子的创造。在日内瓦的原子能实验中心,那里的工作人员就创造了这样的反物质原子。如果“顾校长”和“反顾校长”这两个人相见的话,那这之间造成的能量可能是大家都无法想象的。

五年前,在日本有些调查员在一些简单的物质中发现了一些新的物质;在两年前(2008年),在中国大学里对这种新材料进行了更多的研究,比如金属和超导物质以及更高级的结构等,这些新材料的研究也是未来研究的重心。我从清华雇了两个人到伯克利领导我的一个实验室进行这方面的研究,这也将成为未来的一个标志。这些都是激动人心的研究领域。

大家有很多来自中国的学生,尤其有很多是来自上海和北京的。中国现在正在扮演着一个世界领导者的角色,这不仅是在经济方面,也包括其他的领域。

下面继续谈关于加州伯克利大学。大家大学主要是因为其卓越而闻名于世。大家大学是面对全世界开放的,大家的优势主要是师资力量,老师不好大家的大学是好不了的,在伯克利大家一直在监督老师的表现,包括麻省理工学校也是这么做的。大家给所有的老师最大的自由,让他们教课并且进行世界级的研究活动。另外,大家还有一个责任,要确保大家所有的人民都有受教育的权力。

多元化是很多大学共同面临的问题

公益服务应该是针对全球,而不仅仅是针对某一个国家

美国几乎所有的公立大都面临财政问题,但美国的公立大学体系不会消失

加州有3700万人口,是美国人口最多的州,当然,这也会带来一系列的社会问题。在加州伯克利,32%的人是白人,10%左右来自亚裔,还有一些来自加勒比地区的人。在大家的大学中就有这样一种多元化的问题,其实这也是大家很多大学所面临的问题,同时大家还有一个问题是提供公益服务。还有公立大学所面临的财政问题。大家依然要关注公益,在过去5年伯克利一直关注公益,大家也意识到公益不仅针对加州,不仅针对美国,更应该是针对全球的。大家在全球也正在积极地努力和合作伙伴进行合作推动公益活动。然而很不幸的是,对于加州,也包括美国所有的公立大学都有财务方面的压力。当我在2004年做伯克利大学校长的时候,大家可以看一下大家这里的统计图,作为一个州立大学,大家最大的捐赠方是来自政府,有4.15亿美金,接下来是联邦政府所提供的资金,是慈善集团所提供的,还有一部分是来自学费。

到2010年大家可以看到,因为伯克利的研发活动在不断膨胀,而大家现在最大的出资方是来自联邦政府,其次是慈善社团,第三是学费,最后才是州政府的支撑。大家从布朗州长那里了解到,州政府的支撑在明年将较去年再减少7500万美金,大家依然要做一个公立大学,但现在几乎已经得不到来自州政府的资助了。我和密西根(音)大学的校长也谈过这个问题,他说大家都是一样的,都面临了这样的压力。

当然,这对于美国的公立大学来说是一个共同的挑战。我并不怀疑伯克利会继续繁荣并且能够继续保持它的优势,我相信伯克利会在130年之后依然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大学,但是在那时候它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大学呢?它会不会依然保持着它的独特优势,有它独特的特性,来确保大家社会中最处于劣势的人都能得到伯克利大学这样的教育,并且走向成功呢?所以大家还需要继续推动公益服务,而所有美国大学都正在面临着这样的问题,不同的大学采取着各自不同的战略来应对,但是没有一个战略会是“万灵药”,在不久的将来大家也很难看到政府继续加大对于教育的投入。所以美国的公立教育在过去的十年、在经历一个非常重要的变革。美国的公立大学其实并没有一个很好的发展战略,在过去十年间对这个社会而言也并没有起到它应有的责任。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公立大学体系会消失,也并不意味着大家会成为二流大学,但这意味着变革正在发生,大家也只能适应这样的变化,同时大家肩上的担子也将更重,大家将付出更大的努力保持大家的特性和优势。最后我要对清华大学表示祝贺,祝贺你们举办了此次峰会以及年会,我很荣幸来到这里与各位分享在全球高等教育方面的想法。我不知道多久之后会制造出一个“反顾校长”,但我相信你一定会在未来继续发挥着你的影响力。我期待着清华在未来的一百年能发展得更好。


页面功能【字体: 】【打印】【关闭
text text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